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小城故事多(限)2 > (番)此生有你

(番)此生有你

岑息一愣,抵在她肩上,笑得腔直震。

关雎清冷的态度,让老板娘也待不住,一步三挪地回去了,倒是之后来得越发勤快,几乎成了他们家专属供豆汁的。

“你不是人么?”

“啊?哦……我送些豆汁来给关大夫尝尝。我们邻居也近一年了,平日小病小痛没少麻烦你们。”

一日阴雨天,医馆没什么人,歇得也早。岑息正打算抓些药材回去泡酒,就见豆腐坊的老板娘撑着油纸伞袅娜而来。

关雎撑着伞,迈绵绵细雨中。柔白的裙摆如烟如雾,又似山巅盛放的雪莲,她浅浅回眸,弯起角,“你已经扑过来了,再扑就过了。”

岑息蹭了蹭她的脸:“我在想,关关若主动迈一步,剩的九十九步我一定毫不犹豫飞扑过去。”

“俗话说,心病还须心药医。我这病,只有一个人能医。”

小姑娘抬着藕似的小胳膊,指了指外面。

“姑娘客气。”关雎转包了两包菊花和枸杞,也不占她便宜,“天了,降火。”

关雎瞥了她脸上的艳,给她把了把脉,便起去抓药。

与之前毫无分别的问话,老板娘却品不一样的滋味儿来。来看病自是有病,不看病又来什么?似乎怎么都像骂人。老板娘估摸她刚到,没听到方才的话,于是不慌不忙地坐了过去。

关雎收了伞来,见堂里有人,本着医者职责,开:“姑娘看病?”

岑息想到医馆每天来的那些老老太太都把她当亲闺女,又忍不住笑,罢了慨然一叹,盯着关雎一如既往冷艳的面庞,忽然想起老板娘的那番话,眸光明明灭灭,倏然扣住她的后颈吻了去。长撬开虚合的牙关,一路掠夺,直抵间。

岑息撤着她亮的粉唇,中忽然就释然了。

老板娘轻笑:“医馆不是救死扶伤么?怎么还拒人于外?”

“我看姑娘已是病膏肓,没救了,不如门右拐,街尾那家棺材铺应该还没关门。”

关雎默了默,,“慢走,次再来。”

关雎有成竹,“她一个人说了不算。”

岑息抱着女儿哀哀怨怨地靠过来,“关关,她勾引你男人,你不吃醋么?”

岑息晃了神,漆黑如夜空的眸间缀上星辰,璀璨异常。他迈开步,走关雎撑的伞,天地间的风雨终被隔绝于外。

“……”

“想什么呢?走了。”关雎怕他一会又莫名发他赶紧关门。

老板娘并未理解关雎话中的忠告之意,接过药包,隐刺探:“是啊,我一个人孤苦伶仃,也没个倚靠,将来也不拘什么穷人妻富人妾,指望能有一安定便好。”

“怎么过来了?你娘呢?”

“多思多劳于无益,这药三碗煎一碗,多休息即刻。一个人不容易,且珍惜才是。”

老板娘被岑息一刺,脸上有些不好看,咬了咬牙开门见山:“岑公何必委屈自己那痴种,我观尊夫人也未对你多上心,你一片赤诚之心得她冷相待,何苦呢?”老板娘说着,又往岑息那厢贴了贴。

岑息觉察她意图明显的勾引,心里不但没有动,反而觉得好笑。罢了神渐冷,凌厉如同一柄箭,将她慑退在三步开外。

娘,“姑娘看病?”

未等岑息动杀意,门外响起一声糯糯的“爹”。岑息放一看,见女儿正从的门槛上往里翻,笑了一声走过去,一把将她捞起来。

岑息很想问她是死了还是伤了,但顾及自家招牌,才没一气怼过去,:“姑娘若实在急,在这里稍等片刻,我去叫人。”

关关虽然冷面话少,从未有过甜言蜜语,可却任他她的领地,一步步占据。她给了他家和儿女,让他晦暗飘零的人生得以重见阳光,他还有什么可求呢?

岑息不耐烦应付她,:“今日要关门了,姑娘请回吧。”

岑息扬了扬眉,靠在药柜前,脸上犹有笑意,却不达底,“我并不通医理。”

老板娘碰了一鼻灰,走得有急,拐弯的时候差摔个大趴。

“近日茶饭不思,确实有些不舒服。关大夫可有良方?”

关雎任他索取了一阵,觉得不舒服了才捶了他几,夹在两人中间的小姑娘也哼唧一声以示不满。

关雎只是轻瞟了他一,低收拾着柜上的药渣,正当岑息灰心丧气的时候,却听她:“我给她掺了巴豆。”

“不怕她找回来,砸了咱家招牌?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日光yin 青楼sao货养成日记 父皇,请入住后宫 混混和他的乖乖 脔宠 系统之绝色尤物